福建卤菜价格联盟

重读龙溪铺:那山那水那人那情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
一千年的等待只为期待你的出现

一万年的回眸只为邂逅你的关注

缘来是你,因味有你,爱恋是你

我一直在纹字,你喜欢麻辣烫吗
我有酒,我也有故事,我们约吧
缘来约的就是你,纹字麻辣烫在等待你……

 

作为土生土长的龙溪铺下源人,我总有写一写她的欲望。

偶然的机会,有幸与龙溪铺镇父母官畅谈,其镇党代会“旅游全域化”的主题让我兴奋,让我思考。

 

新邵龙溪铺,这是一个悠久文化历史的古镇。

她有久远的故事,神奇的传说,辉煌的历史。

曾几何始,她似乎被遗忘于改革潮流,似乎被远离于现代记忆。

 

忘记历史,等于背叛。

于是,重读成为一种方式,让龙溪铺走向世界,让世界拥抱龙溪铺。

龙溪铺,诗意般的名字,我似乎看到了龙出天龙山入资水的奇观,龙因溪水而灵性,“铺”因商贾而繁华。

历史可以重读,但不能重现。龙溪铺这本历史书,我越读越厚重,越读越韵味。

因为她久远,也因为我后生,我仅能从史载中闻到她的芬香,从老辈中得知她的阅历。

 

凤凰之所以闻名世界,因为有沈从文的文、黄永玉的画、以及那古色古香的吊脚楼。

宝庆之所以过往辉煌,因为有“放眼看世界第一人”的魏源、“民国历史国葬第一人、反帝倒袁第一功臣”蔡锷,以及那“吃得苦,耐得烦 ,霸得蛮”的“宝古佬”。

 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龙溪铺,惟吾山水人。

龙溪铺有山,有水,有龙,有龙的传人。

 

放眼新邵全境,最高山属龙山岳坪峰,海拔1513.5米,其次龙溪铺天龙山,海拔1100余米,但是天龙山上土著居民1万多,绝无仅有,山顶天龙禅寺天生石佛,全国罕见。

生长于天龙山脚下的我,今年第一次爬上天龙山顶,原来风景就在生我养我的地方,被我忽略了三十多年,我为她的视野目及冷江、新化所震撼,我为她的自然杰作泉涌天池所神往。

站立于山顶,山高人为峰,人为景赞叹。

 

二十年后我又一次登临大门山,大名禅院始建于南宋,历经数百年,虽几度损毁重建,虽如今有点破旧,仍掩盖不了当年禅宗的盛行。

“大山藏八百里风光,净土禅宗,三楚梵音尽眼底。名僧邀一千年佛事,晨钟暮鼓,六朝烟景落身前”、“大地钟灵禅院重修因古迹,名山毓秀莲花再现更庄严”、“ 大地树菩提佛光普照修行路,名山多胜迹盛世欣开方便门”,我深深地被这些似懂非懂的楹联所感悟。

我不禁问自己,佛在哪里?佛在心中,佛在久远的历史里。

 

龙溪铺是个有山亦有水的地方。

喝着龙溪水长大,喝着龙溪水变老,喝着龙溪水走远方。

下源水库,是毛主席大兴水利时代的杰作。原名幸福水库,她到底幸福了谁?她的胸怀是宽广的,渠通迎光、巨口铺、五星、新田铺,泽被方圆数十里,因为她的坐拥,数千移民户眷念家园又义无反顾,数万修筑者三载春秋却书写神话。

 

龙溪铺是个有山亦有鸟的地方。

茶盘印“千年鸟道”,独特的地理标志、高山隧道、天然隘口,每逢春秋时节,年复一年,百万候鸟,飞跃迁徙,铺天盖地,漫山遍野,千古奇观,这些天空中自由的精灵,踏上远征的生存之旅途,在群山间演绎着迁徙的史诗。

“我是一只小小鸟,只想在此歇歇脚,栖息一会等拂晓,请您让我快乐走”。

 

龙溪铺是个有山有洞的地方。

明朝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王应熊曾游风井,“寰中风穴不一处,斯井乳花能同流。暗接膏源尝秘惜,不离陌路自清幽。”明代诗人郑澧阳也曾游风井和潮源洞,并挥毫写下《风井》一诗:“潮源洞风井,南国两奇观。不谓人间有,谁知天壤宽。风清寰宇霁,洞邃野云寒。地主惭迂拙,山灵容我看。”

风井和潮源洞这两大奇观,让人叹为观止。 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斯为地灵,亦为人杰。

从龙溪铺走出来的名流写入了新邵县志、宝庆府志,甚至湖南省志,走出了湖南、走向了全中国甚至海外。

虽然有的仅仅留其名未知其事,虽然有的褒贬功过有之,但我都肃然起敬,深感自豪骄傲,和别人侃家乡,总有“炫耀”的资本。

更远的我们无从知晓,仅例举明清以来诸君,足以让我大开眼界。

 

明南京盐御史李源通、淮安盐运司李应明,当时是响当当的大人物。

邓可策,(1633-1698),今田心人,清康熙时精于舆图、易象与诗文,有《中国形胜舆图》、《易象六十四卦图传》、《田心庐诗集》行世。自题“未能穷亥坚,犹胜注虫鱼。刻画惭桑郦,编劙类史胥。难征郡国志,最简职方书。历代专门学,图成任毁誉。”

湖南学使潘宗洛亲题“多材第”匾额,以志邓氏(兄弟可简、可奇,族侄昌玺、良瑜,均以文学著称)人才之盛。道光版《宝庆府志》有传。

 

邓可策授之易学于下源谭学时、谭爱莲等谭氏弟子。

谭爱莲 ,(1735-1811),辑有《周易精蕴汇解》l8卷,自著《翼传质疑》5卷、《易学南征》l4卷、《翼传图说》6卷。肄业岳麓书院时,称为“程朱功臣”。

晚年授徒龙源书屋,所用龙头藤杖,其上刻诗一首:易数妙中玄,精研五十年。著成六四卦,换得一支藤。老仆心难俗,高僧意不悭。名山留古迹,付与杖朝贤。

《宝庆府志》载下源籍谭学时、谭学江、谭绍程、谭爱莲、谭瑞等11人。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。

 

学有所名,文亦如此。在此说说这两位当过兵的作家。

“士为国有宝,鱼为席上珍”的谭士珍 (1933~),今下源人也。这位“狼牙山五壮士”葛振林的战友,著有《女匪》、《太行儿女》、《风雨故人来》、《朝阳花》、《袁隆平》、《将军柳》、《烟雨蒙蒙》等。

其中《向警予》获湖南省文学创作奖,《袁隆平诨名考》获全国晚报连载特等奖,《靖州二虎》获国家林业部奖,《杂交水稻之父——袁隆平》一文两次入选初中语文课本。

 

刘定中 (1939~),今中源人。著有散文诗集《人生启示录》、《人生感悟录》、《人生真情录》、《刘定中散文诗选》、《燃烧的生命——刘定中散文诗精品鉴赏》、《文艺湘军百家文库·诗歌方阵·刘定中卷》、《人生智慧果》,散文集《你永远是一个春天的童话》、《孩子与花园》。

 

巾帼不让须眉,龙溪铺不乏女辈大家。

据说下源清朝有女上了湖南省志(待查)。

这位出生于龙溪铺牛山铺村的萧国英(1911-1979),在省、县优秀妇女表彰中屡见其名,在龙溪铺、巨口铺、新田铺老幼皆知,曾参湖南省贫下中农代表大会,当选为新邵县第七届妇女联合会委员,先后六次出席省、县积极分子代表会议。

 

龙溪铺能文亦能武。

誉为“将军之乡”也名副其实。

暂且不论其为共产党或国民党,是与非、功与过,留给历史去评价。

那一个个“将军”的头衔,是在战场上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。

那一个个“将军”的名字,是从龙溪铺这方土地养育出来的。

正如“无湘不成军”,也正如 “若道中华国果亡,除非湖南人尽死。”对于龙溪铺人,也如此。

 

下源中将周游、谭如芬、楠木中将李文、少将李规,李襄……多为黄埔高材生,他们抗日是有功的,尽管他们有的走上了不同道路,去了台湾到了美国,还是那句话“成者为王败者为寇”。

 

龙溪铺是一片充满战争遗迹的土地。

1895年,曾经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兵在牛山铺大败清军,试想当年牛山铺要塞,兵家必争之地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兵临铺侠,号角连营,血流成河,壮哉!试想当年石达开挥千军万马,奋勇厮杀,尸首落地,痛哉!

惜战事遗址已毁,昔往事犹可追忆。

 

1935年,曾经红六军团奉命北上抗日,一个连在龙溪铺田心留下了光辉的足迹,他们所到之处宣传革命理想,发动农民运动,打地主斗土豪恶霸,他们的所作所为为乡亲所信服、所感动,正因为如此,龙溪铺的有志青年跟着红军走上了革命队伍,他们大多永远没有回来,把身体留在了战场,把鲜血写进了中国革命史。 

红军离境后,传唱着一首歌“红军好,红军亲,红军是人民的子弟兵;打土豪,打劣绅,救济贫苦的弟兄;盼望红军早回程,帮助我们闹翻身”。

 

1945年,曾经日本鬼子占领长沙,夺取衡阳、宝庆后,急于打通滇缅的通道,企图夺取盟军远东空军基地芷江,四千鬼子出宝庆老巢,兵分几路,经龙溪铺、田心、迎光、下源等地赴新化,所到之处滥杀无辜、伤民掠财,作恶多端,被抓当挑夫、被奸之妇女、被抢之猪牛……其罪行罄竹难书,“走日本”成了那一辈人的梦魇和伤疤。

 

1948年后,蒋介石部队占领新化,新化地下党组织建立“新化县地方兵团突击大队”,其第一中队即驻今龙溪铺、五星、迎光、小南、田心一带,做策反迎解工作。同年,在龙溪铺、迎光等地建立了党支部。

 

我一直在思索,龙溪铺曾经不因偏隅而始终保持与时代同音,甚至时有鼓手走在前列。

与其千百年来的文化底蕴是分不开的。

 

其实,龙溪铺并不偏隅。

之所以称为“铺”,那是有渊源的。

“铺”的历史悠久,先秦时称“邮”,汉朝称“驿”,到了宋朝才称为“铺”。

十里一铺。龙溪铺为湘黔驿道必经之地。

从当今的长冲铺、石马铺、新田铺、白云铺、牛山铺、巨口铺、龙溪铺、中源铺、潮阳铺等,可见当初的官路所在。

据龙溪铺鸦雀树的岳父听祖辈讲,其祖屋前为石板阶路,小桥流水,过去骑马坐轿,伙铺林立,商贾如织,走宝庆,上新化,去隆回,交通便利,络绎不绝。

清代诗人周泽长在《中源铺——新化道中》一诗中对古道曾有过生动的描绘:“未与山相习,安知别有天。一青为起止,众绿了中边。鸡唱云间屋,人耕树杪田。岩空终古滴,无隙不泉眼。”

 

敢问出路在何方?

正是有这样一条官路,才有龙溪铺人走出去闯世界。

龙溪铺辖区几经易地,中原文化、荆楚文化和梅山文化的碰撞融合,使龙溪铺人产生思想的火花,眼界为之开豁,思想为之开明,文化之土壤得以越来越肥沃。

 

尤其梅山文化的熏陶,龙溪铺人好武斗,肚子饿了闹革命,天生敢打敢拼,好男儿志在江湖。

 

而且,龙溪铺的教育开县之先河。早在1867年之前,下源王家大院的“三槐第”私塾,周边乡里求学者云集,后下源太学士王永照创办龙源书屋,延请谭爱莲等名师,方圆数十公里慕名而来,闻名宝庆府。1909年改为龙源小学堂,开办新式教育,成为人才培养的摇篮。

 

1915年,楠木村的大土绅李主一,倡议创办龙溪铺新式学校。

教育改变人生。也正是有这样一些学校,才有龙溪铺人走出了龙溪铺。

 

忆往昔,龙溪铺那方净土,走过了辉煌,历经了沧桑。

看今朝,龙溪铺山水人情,憧憬着未来,等待着希望。

远游的乡亲,请不要忘记了龙溪铺的一草一木,一土一地,远在他乡,爱在故乡,根在这里……



 


举报 | 1楼 回复